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 - 节节败退x一腔孤勇 04

很抱歉隔了好久的更新,四月真的忙成狗……
下一章看我滴嘤了! @馅饼的馅

嘤嘤也很忙(ಥ_ಥ)

※有点虐预警

正文:


04


山田走在伦敦的街道上,今天他要去听一堂讲座,这几年,山田从最开始还磕磕巴巴的英语,到如今已经可以说上一口尽管发音不是很标准,但已经可以称得上流利的英语了。


山田抱住怀里的伞,看着还晴朗的天气,叹了口气,指不定一会又开始下雨了。



刚开始来到这的时候,山田还不适应多雨的天气,一直向他的室友埋怨着,对方表示住习惯就好了,可如今几年过去了,自己还是不习惯。



好想回日本啊。



山田拢了拢驼色大衣,加快脚步向教室走去。



“哟!在这里!”山田合租的室友冈本圭人坐在第三排冲着山田招手,山田一路小跑过去,挨着冈本坐下,轻声道:“你怎么抢到这么好的位置的?”



冈本白了他一眼:“来这么早是干嘛的?”



冈本圭人也是日本医学方面的研究生,与山田不同,冈本是主动请求过来学习的,比山田早了两年到英国,二宫之前给冈本做过辅导,也算上是冈本的半个老师,所以就拜托了冈本在英国多照顾一下山田。



冈本性格温和,山田欺负他他也不还手,什么事都笑呵呵的过去了,山田也乐得和他做朋友,于是两人便从学校里搬了出来到外面一起租房子住。



经常是冈本早起去占位置,山田睡个懒觉等到点了再去。



听到冈本的回答,山田嘿嘿笑笑不说话。






从没想到自己想回日本的愿望这么快就实现了,山田盯着手机上的消息,一动不动。



“Yama,你怎么哭了?”听到冈本的疑问,山田才回过神来,摸了摸脸,湿漉漉的,原来自己,哭了啊。


“Keito,”山田擦了擦泪,笑着冲着冈本说:“我们晚上去喝酒吧!”



九点多的酒吧才刚刚热闹起来,五彩的灯光晃在山田脸上,脑袋晕晕的,山田又干了一杯威士忌,红着脸蛋哼唧着再喝,冈本急忙拦下,“我的小祖宗,你可别再喝了!”



“我怎么不能喝?我……我失恋了我都不能喝酒吗?”山田大着舌头嘟囔着。



“Keito呀!你不知道吧?我一直都有喜欢的人呢!”山田的眼睛亮亮的,笑嘻嘻的对着冈本说。



“他很高,很帅,也很优秀哦!”山田喝了一口酒,咕噜一声咽了下去,接着说道:“我配不上他的,尽管我喜欢他七八年了……”



冈本从没想过原来大大咧咧的山田心里一直都装着一个人,他把那个人深深地埋在心底,不曾流露出一丝一毫。



“我原本以为,哪怕他不喜欢我,我也不要脸的坚持着喜欢他……我以为一直努力着就一定会有机会的……”



山田絮絮叨叨着,说着自己这些年来的辛苦,冈本“嗯嗯”应和着,“所以,你坚持了这么多年,为什么又突然放弃呢?”



山田呵呵的笑着,红晕映在白皙的脸上,眼里却闪着泪光,连声音都在颤抖着:“因为他呀,要结婚了呀!”




果不其然过了两天山田就收到了中岛发来的邮件,说自己要结婚了希望山田能回来参加,山田早有准备,但看到邮件的那一刻还是忍不住红了眼眶,回复自己会回去的,山田关闭了邮件界面。




山田回日本的那天,冈本去机场送他,临走前,冈本拍了拍山田的肩膀,告诉他别难过,山田只是笑着回答说以后没有地方去了就来英国找他,冈本说好,我等着你。



飞机起飞了,山田靠在椅背上,看着窗外的云彩,太阳的光反射着玻璃,刺得山田眼睛疼,五年,他和中岛裕翔五年没见了。



山田怀疑自己是不是已经忘记了中岛的样子,可他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却清晰的浮现出那人的模样,原来他都记得。



记得微风吹过时中岛发梢扬起的弧度;记得他说话时嘴角伤疤的形状;记得夏天时他鼻翼两侧小小的汗珠;记得他眯起眼睛时睫毛眨起来的频率。



他记得那个男人的每一个样子,清楚他的每一个表情。



他曾经那么认认真真、轰轰烈烈的爱过这个人,如今八年过去了,也到了该放下的时候,山田把八年的时光藏在心里,这不仅仅是他的青春,更是他的爱情。



无疾而终的爱情。







当山田终于踏上日本的土地上时,深深地呼出了一口气,山田拖着大大的行李箱四处找着些什么。



“这里!这里!”山田顺着声音在人群中找到了那个乍眼的正挥着手的粉毛,山田一路小跑过去,看着眼前笑的弯起眼睛的八乙女,吓得下巴都要掉下来了。



“你怎么……把头发搞成了这个样子?”眼前的八乙女把发尾染成了粉色,上面是浅黄色,一副不良少年的模样,山田皱眉:“这哪里还有医生的样子!”




“怎么了?我觉得挺好的!”八乙女瞪圆了眼睛,敲了一下山田的脑袋,“你这小子,越来越猖狂了是吧?”




山田揉了揉被敲疼的额头,一双可怜的大眼睛看着八乙女,“你打人怎么还这么疼啊?”




八乙女没作回应,看了看山田皱在一起的小脸,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山田看见八乙女的视线,有些不自然的躲开了。




别一副想要安慰我的样子啊混蛋。




八乙女最后还是只是伸手接过了山田的行李,领先迈开了步子,“你之前在东京的房子已经卖掉了吧?这几天你先住慧家里吧。”




山田小跑跟着,从后面向前探出一个小脑袋:“嘿嘿为什么不让我住你家?”



八乙女被这么一问,一下涨红了脸,支支吾吾的说:“你这小子……烦透你了,谁要和你住?”



山田“哼”了一声,小声嘀咕:“我看是没有我住的地方吧?”



“你小子说什么呢?啊?”八乙女眼睛一横,大手一抬,作势就要打山田的后脑勺。




山田见势连忙跳着躲开,双手合十作求饶状,八乙女才作罢,山田看着八乙女微红的耳根,眯起眼睛笑了起来。




真好呀,大家身边都有人陪伴了呢。





到了伊野尾家,八乙女把山田和行李箱往门口一丢就跑没影了,留下山田和伊野尾大眼瞪小眼。




瞪了好一会儿,伊野尾才缓过神来:“那个……你来我家干嘛啊?”



“啊?不是小光让我住你家的吗?他没告诉你吗?”



伊野尾一脸茫然,眼睛也没睁开,看起来一副没睡醒的样子:“没有啊……算了既然你来了,我就勉为其难的收留你吧。”




“什么叫勉为其难啊?你给我说清楚哦伊野尾慧!”



小山田炸了毛。




山田在伊野尾家赖了两天,整日无所事事,伊野尾再三要他出去走走,山田就哼哼唧唧的抱着沙发枕不撒手,叫着懒得动。




伊野尾拿山田没有办法,他怎么会不知道这家伙其实是难过的要死吧,可伊野尾也无能为力,毕竟感情这种事是外人帮不上忙的。



今天就是中岛结婚的日子了,山田起了个大早,做了顿早餐,把伊野尾叫起来后就一直在镜子前整理着装。



伊野尾吃完早餐山田还站在那里整理领带,伊野尾慢悠悠的走过去,“还在收拾呀?已经很好看——”



伊野尾往镜子里一瞥,突然怔住,下面开玩笑的话怎么也说不出来了。



山田在哭。



眼眶红红的眼里蓄满了泪水,却使劲睁大着眼睛不让眼泪掉下来。



“慧,你知道吗?我还曾经幻想过我们两个走红毯的样子呢,”山田终于系好了领带,从镜子里看着伊野尾,张开嘴想要说些什么,后来还是什么都没说。




伊野尾站在原地看着山田,想要安慰又不知从何说起。



“快走啦一会该迟到了。”山田笑着眨了眨眼睛。






中岛的婚礼在傍晚举行,是在日本有名的花园教堂ZONA举办,这间教堂是设计师Mario Bellini的作品,又位于星野集团下的度假村,来这里办婚礼的人每年数不胜数,听说中岛在一年多前就预定了,今年才轮到,山田想,这确实是中岛的风格——认准一件事就绝不妥协。



二宫总说这一点他俩很像,山田只能苦笑。



由于婚礼地点距离东京有大约两个小时的车程,山田和伊野尾决定和八乙女他们一同过去。



到了约定地点二宫大老远的就看见了山田,一路小跑过来,揉着山田的头发,嘴里骂骂咧咧的:“你这个臭小子,我把你送到英国,结果你五年都不回来一趟,要不是裕翔结婚,你是不是一辈子不回来了?啊?”



‘有可能’,山田在心里小声说,一边跳起来躲着二宫的魔爪,一边喊着:“别弄乱了我的发型啊你!我这不是回来了嘛!”




二宫还是五年前的那副样子,皱纹都没多一条,山田很怀疑他是不是真的不会老,两人闹了好一阵才停手,这时山田才注意到八乙女身旁站着一个男人。




山田有些眼熟,好像是他们医院脑科的,想了好一会儿才想起男人的名字,好像是叫什么薮宏太的吧?山田礼貌的冲着男人笑了笑,男人也回笑了一下,反倒是八乙女别扭了起来,直到坐上车才恢复过来。





山田他们到教堂的时候已经算是下午了,只有到了这里山田才体会到有多美,四周被树林围绕着,空地的中央是个巨大的叶子形状的建筑物,前方是大大的泳池,两边摆满了玫瑰,山田一向喜欢玫瑰,看到许多新奇的品种就走不动了,瞧东瞧西的。



“好了好了我们进去吧别到处看了。”八乙女拎着山田的领子跟着侍者往前走,礼堂的门口设有礼金处,伊野尾他们把新婚礼物都送到了这里,轮到了山田,他摇摇头,笑着说还是想自己亲手送给中岛。




山田送给中岛的是Deakin&Francis的银制袖扣,没有任何图案的圆形经典款,不是刻意挑选的,只是偶然在里看见了,山田觉得十分适合中岛的气质就买下来了,只是没有机会送出手,没想到没过几天就收到了中岛的邮件。



所以这对袖扣就作为新婚礼物被山田带了回来。




礼堂里已经坐了一些人,有山田面熟的有陌生的,与其他人寒暄了一阵,山田跟着伊野尾他们入座,典礼还有一个小时就开始了,山田到现在都没见到中岛的影子,可能在陪新娘吧山田想。



等待总是漫长的,在山田已经闯过了六关游戏后,牧师才缓缓登场。




“首先感谢大家才参加中岛裕翔先生和山口凉子小姐的婚礼……”



山田木纳的盯着牧师的脸,思绪早跑到了九重云霄之外,“下面我们有请两位新人登场——”



巨大的叶片缓缓张开,四周的灯暗了下来,叶片中央发出了变幻的灯光,天花板上的花纹随着灯光映射在地上形成一圈圈的光晕,眼前的景象像是星空一样梦幻,山田看的有些呆了,山口挽着中岛的胳膊缓缓从外面走了进来,两人都穿着白色的礼服,灯光打在身上看起来像是镀了一层圣光。




五年未见岁月并未在中岛的脸上留下痕迹,一身白色的修身西装衬得中岛意气风发,山田想,他还是那么好看,头发比之前稍微长了些,看起来添了一丝成熟的味道。




两人在礼堂的前方站定,山田有些近视看不清中岛看着新娘的眼神,但他知道,那一定是温柔的。




那双狭长的有神的眼睛一定温柔如水,无数的柔情化在眼底,是山田从未见过的眼神,毕竟兔子先生的深情山田最了解了。



这是自己爱了八年的男人啊,山田攥紧了手,手中的礼品袋被他弄得有些皱,山田也没管,只是呆呆的望着中岛。



“山口小姐,你是否愿意嫁给中岛先生,作为你的丈夫,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他,对他忠诚直到永远吗?”



山口望了一眼身边英俊的男人,笑了笑:“我愿意。”



牧师笑着点点头,转向中岛:“那么中岛先生,你是否愿意娶山口小姐作为你的妻子,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吗?”



山田只觉得脑袋嗡嗡作响,周围的一切都慢了下来,他甚至能清晰的看见中岛眼角的泪痣——很奇怪他似乎不近视了。




他看见中岛张开了嘴,慢动作看起来有些滑稽。



“我愿——”



“我反对!”山田不知自己从哪有了勇气,蹭的一下从座位上站起,看着中岛的眼睛,里面的震惊和错愕山田看的清清楚楚。



“我喜欢你!中岛老师!”山田明明一副要哭的样子却倔强的忍住眼泪,他说:“我喜欢你,山田凉介喜欢中岛裕翔。”



全场哗然,牧师有些不知所措,山口也状况外的愣在原地,可意外的,中岛蓦地笑了。



眼底是山田从未见过的宠溺。


“我也喜欢你啊凉介。”





“嘿!别愣神了,要哭别在这哭。”有人拍了一下自己,耳边传来二宫的声音,山田才缓过神来,手上有温热的潮湿感,原来是自己哭了吗?



山田看了一眼二宫,二宫没看他,只是看着前方的一对新人,原来二宫老师也知道自己的感情了啊……可为什么,裕翔你不知道呢?



回想起刚才自己的幻想,不禁苦笑了起来,什么啊,都到了这时候自己还想这些有的没的。



山田趁其他人没发现赶紧擦了擦眼角的泪,勾起了笑容看向前方,中岛显然已经回答了我愿意,山田亲眼看着中岛温柔的为山口戴上了戒指。



山口也笑着拿起婚戒,缓缓的——轻轻的——套在了中岛左手的无名指上。




那双曾经给他编辑短信的手,那双在手术台上救命的手,那双摸过他头顶的手,那双牵过山口凉子的手。




山田带头鼓起掌来,中岛和山口在掌声中交换了一个甜蜜的吻。




山田笑的嘴角有些发酸,眼泪快要掉出来却更加用力的鼓掌,他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他想放弃但又舍不得。




一吻结束完毕,山田怔怔的看着中岛的方向,心里似乎有什么东西碎了。






晚宴很快开始,山田随着二宫他们走出礼堂,中岛在外面举办了个晚会,很浪漫的做法,山田想,他坐在角落里看着在舞池跳舞的人们,喝了口手中的香槟。



无聊的点开了手机上的游戏,大概是因为时差的关系,好友界面的人少之又少,想和冈本开黑的想法破灭了,山田索性退出游戏,点进了Line。




账号早就换过,山田把之前用过的一切联系方式都换了个遍,只留下之前用的邮箱和日本的朋友联络,八乙女说山田薄情,他耸耸肩不以为然,可他们却不知道山田一直留着原来的Line账号。




那里记录着他和兔子先生发的每一条消息,在自己走后,中岛又陆续给山田发了几条消息,也就是问他发生了什么,怎么突然不联系了之类的,山田从来都是只看不回。



最后一条是一个月前。



To 草莓君

不知道你最近过得怎么样呢!我要结婚了!虽然知道你不会看到但还是想和你分享一下!

之前你说完完全全的失败了——才不是啊!不到最后一刻就不要放弃!

我很幸福,草莓君也要幸福啊!

From兔子先生




山田好笑的看着消息里的内容,叹了口气,兔子先生啊已经到了最后一刻了哦。


“自己坐在这里干什么?”熟悉的声音从头顶传来,山田快速的按下锁屏键,抬起头来对上中岛的眼睛。



他应该,没看到吧?



“中岛老师怎么过来了?不去陪新娘吗?”山田笑笑,把手机揣进了口袋。



中岛瞥了一眼他的动作,随后对上山田的眼睛,“凉子去换衣服了,我看你自己在这里坐着,就过来看看。”



山田点点头,没有说话。



“当初你一声不响的走了,我还挺意外的,五年不见,长大了啊。”中岛笑着揉了揉山田的头发,山田想阻止他的动作——因为无名指上的婚戒晃的他眼睛疼,但他还是没动手。




“当然会长大了啊!”山田笑着说,把手边的礼物袋递给了中岛,“新婚快乐,今天中岛老师很帅哦!”



“谢谢。”中岛笑着接了过来。



“裕翔!”



中岛扭头见到了山口换好了衣服走了出来,应了一声,笑着对山田说:“等我啊今晚不醉不归!”




看着中岛的笑容,山田想他一定很开心吧。



“好啊等你,不醉不归。”山田笑的开怀。











ps:花园教堂ZONA真的超级好看了……还有那对袖扣我也找到了图片,由于用手机发的文……贴不了图,有兴趣的点进这个链接



评论(8)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