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原来他就在这里 13(包养设定HE)

久违的更新,最近忙活别的圈子的文……

下一章我会快点写的!

不多说废话了……

正文:

13



中岛是从睡梦中惊醒的,他梦见山田笑着和他告别,自己怎么用力都拉不住他,中岛猛地坐起,出了一身冷汗,天已经蒙蒙亮了,中岛揉了揉发酸的眼睛,看了眼手机,才五点多,想了想,中岛还是拨出了个电话。



通了好一阵,对方都没有接,中岛也不介意,继续耐心的打着,终于到了第四遍,电话那头才接听。




“中岛裕翔,你最好有什么要紧事!”伊野尾带着怒气的声音从话筒里传来,昨天为了赶插画,凌晨两点才睡下,结果中岛一个电话过来就把才睡了三个小时的自己给吵醒了。





“慧,我梦到凉介了……”中岛抓着头发,梦里的感觉太过真实,直到现在他的心还跳动的十分剧烈,“我怕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中岛的声音都是颤抖的,那种从心脏一直疼到手指尖的刺痛感他不想再体会第二遍。




伊野尾何时听过中岛用这种语气说话,这个男人从他认识的那天起就一直是个好强的人,哪怕是自己也很少见过中岛脆弱的样子,大概是与他的身世有关,中岛无时无刻不表现出一副超人的模样,把一切情感都藏在心里,之前能够让中岛这样的人也就是查介了,如今又多出了个山田凉介,伊野尾叹了口气:“我去帮你查查吧,你先忙公司那边。”





因为山田的解约,公司确实受到了一定的打击,并不是说山田凉介个人的影响力有多大,而是山田主动与公司解约,许多报社都开始报道对NY公司名声不好的新闻。




出了艺人主动解约的事,有这样的新闻也算上情有可原,压一压也就下去了,可这几天新闻不减反增,中岛觉得背后似乎有人在主导这件事,如今正在调查,中岛一时也走不开。




“好,有什么消息立刻告诉我。”中岛揉了揉眉心,叹了口气。







中岛来到公司时才刚过七点,可公司门口早已围了一群记者,看到中岛的身影,急忙围了上去。



“请问中岛先生,对于山田凉介解约的事情您有什么看法?”



“山田凉介退出演艺界听说是NY公司逼迫的是吗?”


“请问您之前与山田凉介是恋人关系吗?”



记者的话筒几乎要撞到中岛的脸上,一旁的保镖护住中岛一步一步往前走着,中岛并没有回答任何问题,沉着一张脸低头往前走。




“中岛裕翔!”尖锐的女声透过重重人群传了过来,中岛反射性的回头,身高优势让他能越过黑压压的人群,一眼看到站在最外围的女生。



那女生一副学生的装扮,手中还举着山田的应援扇,眼睛红红的看着自己,没想到竟然有粉丝混了进来,中岛皱了皱眉,无奈的转过头,接着往前走。



“你们NY公司对不起凉介!把我们的凉介还回来!”



中岛听后只是顿了顿,又迈开了步子往前走,背后传来一阵阵的叫喊声。




终于安全踏进公司大门的中岛坐在办公室里长舒了口气,回想起那女孩说过的话,中岛正在签文件的手都抖了抖。



何止是NY公司啊,最对不起他的是我啊。中岛揉了揉眉心,真是抱歉,不能把你们的凉介还回来了。



“滴——”办公桌上的内线电话突然响起,中岛刚拿了起来,助理的声音就从那面传来,“总裁,冈本先生要见您,还有……”



“还有什么?”



“还有一名叫薮宏太的先生也一同来了。”



中岛睁大眼睛,虽然早知道冈本圭人会闲不住,却没想到对方还带来了薮宏太。如此看来,NY压不下相关新闻这件事也解释通了。



关于薮宏太的名号,中岛是听说过的,尽管薮家主要坐阵于政治方面,但由于垄断了不少报社,所以对娱乐圈也有不小的影响,一般的娱乐公司是不敢惹上薮家的。



“让他们进来吧。”中岛挂下电话,叹了口气,看来今天要了结一些事了。



不一会儿,冈本便气势汹汹的推开了门,还没等中岛说句话,就问道:“你把凉介藏到哪了?!”



中岛眉峰一挑,看来冈本是以为一切都是自己计划的,原来冈本也什么都不知道,中岛心里似乎平衡了一些。




“我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中岛揉了揉眉心,这动作他今天不知做了多少次了,可依旧缓解不了心头的苦闷。



“你不知道?!”冈本大步上前,一把揪住中岛的衣领,那双眼睛看起来不像是撒谎,可冈本还是不肯放过一丝希望,“你真的不知道?”



中岛点头,再次重复:“我真的不知道。”




“你让他受那么多苦,一句不知道就完事了?”中岛没有推开冈本,只是被动的让他拽着,冈本眼底的怒气中岛看的清清楚楚,可他知道自己不能低头,在NY的事情上自己必须强硬起来。



“我让他受了什么苦?一个艺人不吃点苦的话……”



“就是因为你的这种态度,凉介他才遭遇了那种事……”冈本像是回忆到什么痛苦的事情,松开了中岛的衣领,他到现在还记得那件事之后的第二天,见到山田时他的那副模样,尽管已经尽力的打理了,却怎么也掩饰不掉眼底的疲惫与沧桑,那副强颜欢笑的样子,冈本哪怕只是稍微回想一下,都觉得心脏像是被人紧紧攥住一样,疼的没有力气。



中岛看着冈本这副模样,直觉告诉他,一定有什么事山田瞒了起来不告诉自己,“什么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薮站在一边,看着中岛的样子,叹了口气:“你别问了。”




“连你也知道?”中岛眼锋一转,对上薮的眼睛,突然想起了那晚山田的异常,那副决绝的样子再次浮现在中岛眼前,“是……他勾引风间木的事?”



冈本和薮突然都沉默了,办公室里的气氛一时冰冷到极致,过了好一会,冈本突然笑了出来:“果然……他是这么告诉你的。”




中岛突然有一股不好的预感,他隐约觉得背后的真相似乎是自己不能承受的,可还是鬼使神差的问了出口:“到底是怎么回事?”




薮看着中岛眼里的血丝,他猛然意识到,这个男人也是爱着山田的,只是以一种偏激的方式,他突然觉得,中岛似乎还没有长大,对于感情的处理看似游刃有余,实际上是幼稚至极,对待感情十分任性。




“不是他勾引的风间木,”薮直视着中岛的眼睛,“是他被风间木下了药,强奸了。”薮清晰的看到中岛放大的瞳孔,惊愕感混杂着痛苦的情绪从眼底蔓延出来,NY公司的总裁何时流露出这副神态,薮在心底无声了叹了口气。




“你知道吗?他用最后的机会给一个人打了个电话。”中岛似乎被钉在了地上,他突然想上前捂住薮的嘴,不想让他说出下面的话,可他只是站在原地,看着那张嘴说出把他推入地狱的那句话——



“他给你——中岛裕翔打过一个电话。”




薮宏太在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就去风间木那里调查了一下,他甚至比冈本了解到的情况要多,他放肆报道NY的负面新闻,无疑是为了给山田出口气,可这里面有多少利益上的算计,就不得而知了。




中岛靠坐在办公桌上,痛苦的抓了抓头发,怪不得那晚的山田一反常态,如今都解释的通了,为什么自己当时没有发现呢?为什么自己就那么莽撞的下了判断呢?




可他知道如今自己再怎么后悔,也无济于事。中岛呼出了口气,眼前他首要的是和薮宏太谈公司的事。



薮见中岛眼底的清明,勾起了嘴角,不愧是中岛家的少爷,这么一会就收拾好了自己的心情。




“山田的事暂且不说,请问薮先生为什么要打击NY?”



开门见山么?薮笑弯了眼:“中岛先生何出此言?”




“说白了,你们薮家要进攻演艺界了吗?政坛已经满足不了你们了?”中岛眯起眼睛,“你的野心未免太大了吧。”




薮笑着摇了摇头,一副无害的样子,可中岛知道,在政坛上有着“笑面虎”之称的薮宏太,是绝对不好对付的。




“您想多了,我们薮家只是想做好自己的本分而已,这件事我们就这么过去了吧,以后或许还能合作呢。”现在还不是时机,薮快速的在心里盘算着,光是能控制报社还不能对NY产生什么大的影响,等日后薮家在演艺界的羽翼更丰满了一些,也不迟。




反正我们来日方长。




薮说话算话,两人离开后不久关于NY的负面新闻就陆续少了起来,围在公司门口的记者也都一一散去,中岛又给NY旗下的几个报社打了电话,出了一些新艺人的新闻,这事就算是压过去了。




关于那通电话,中岛没有任何印象,如果他没记错的话,那天他应该是在筱原的家里,看来这件事又和筱原脱不了关系,中岛苦笑,当初他怎么就觉得筱原和查介相像了呢。




他无法想象山田给自己打电话时听着那一声声的呼叫声,是多么煎熬,那最后冰冷的电子女声把他最后的希望完全毁灭时那扑天而来的绝望该是多么痛苦。




等中岛忙完手上的工作时,天已经黑了,开始步入冬天的东京到了晚上气温就会下降很多,中岛裹紧了大衣,地下停车场总是比室外还要冷很多。




中岛把玩着手里的车钥匙,走到车前正要开车,一个电话打断了他的动作,屏幕上大大的“慧”字,让中岛的心都悬了起来。




“怎么了?你查到什么了?”对中岛焦急的提问,电话那头似乎并不着急回答,沉默了一会儿,伊野尾才悠悠开口:“裕翔,我查到了很重要的事……”




“什么事?”中岛的语气听起来十分着急,莫不是已经找到山田了?不知从哪冒出了这个想法,中岛的心底升起了一丝丝的喜悦感,可对面又没了声音,中岛又问了一遍,伊野尾才慢慢开口,语气带着无奈。




“你知道吗?裕翔,山田就是当年的查介。”

“是你心心念念十几年的查介。”




伊野尾的话对于中岛来说就如晴天霹雳,仿佛全身的骨头都被抽走了,无力的瘫坐在地上,靠着车身,眼神呆滞的看着漆黑的停车场,良久,一丝苦笑泛上嘴角。




自己兜兜转转找了他这么久,可原来他就在这里。


如今自己又把他弄丢了,这一次又该去哪找他呢?









评论(55)

热度(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