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原来他就在这里 (包养设定 HE)12


前几天搞了个大事情……

累得我赶紧更了原来






正文


12



“各位记者朋友各家媒体,我,山田凉介在此宣布,正式退出演艺界。”

今天是电影《Regret》的首映会,山田站在台上,带着沉着的笑容看着各位记者。


这句话说完,现场突然安静了下来,几秒过后,全场都沸腾了起来。


闪光灯刺得人眼睛发痛,有的粉丝已经哭出了声,各路记者开始举起话筒提问。


“请问山田先生,你做这个决定的原因是什么呢?”


“山田先生,这个选择的背后是不是有什么隐情?”


“请问这件事是不是和NY的总裁中岛裕翔有关?”


“山田先生,您真的决定退出演艺圈了吗?”


“是不是与筱原之间的争纷有关?”



“山田先生……”



山田听着记者们的提问,只是面不改色的站在台上,他看着下面的人乱成一团,不禁觉得有些好笑。



“我在此表明,退出演艺界完全是我个人的决定,与NY公司无关,很感谢一直支持我的粉丝们,真的很抱歉,以后我不能继续带给你们笑容了。”山田说完早就准备好的台词,深深鞠了一躬,便退回了后台。



记者们蜂拥而至,争抢着往后台涌入,保安急忙过去阻拦。



台上也是一锅粥,本来是好好的电影首映,如今被山田的一句话闹成了这样。



导演无奈的站在台上,可这么看来,这部《Regret》倒成了山田的封山之作,票房是不用愁了。



山田退回后台,拿起早就准备好的行李,他得赶快走,晚了就走不了了,没想到美嘉哭花了脸站在休息室里看着他。



她今天不是去约会了吗?




“美嘉,你怎么……”山田有些不知所措。



“凉介决定了吗?”美嘉的眼妆都被哭花了,眼圈黑黑的,看起来有些恐怖。



山田点了点头,早就决定了的,离开这里的想法从很久之前就一直萦绕在山田心头,之所以一直等到这部电影拍完,一方面是因为自己妹妹手术还需要最后一笔钱,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自己也有些舍不得,如今算是真的死心了,所以此刻山田只有一种莫名的轻松感。



“早就决定了的…”



“我知道哦!”美嘉一把抱住山田,“我知道凉介要离开了,我感觉得到。”



“凉介不告诉我也是怕我难过吧?之前找你续合同你就一拖再拖,没事的时候也总是在计划些什么,你早就决定要走了吧……”美嘉垂下眼睛,松开山田伸手擦了擦眼泪。



“我支持凉介!无论凉介做什么我都支持,但是,”美嘉看着山田的眼睛,那是一双多么漂亮的眼睛呀!怎么有人会想让它流泪呢?“凉介一定要过得幸福哦!”




“你呀你总是想着别人,以后要多想想自己,不要什么亏都吃,知道吗?”




“还有,要按时吃饭,你胃不好,要照顾好自己!”




“什么事情不要硬撑,尝试着和别人分担一些,也许效果会更好呢!”




“还有啊……”




“我知道啦美嘉。”山田掐住美嘉肉肉的脸蛋,自己在这个圈子里遇到唯一真正关心自己的人恐怕就是美嘉了吧,真的感谢老天,让他还能拥有能够珍惜的人。




“那,我走了哦。”山田拎起行李,揉了揉美嘉的短发,“你也要好好照顾自己。”




山田笑了笑,离开了,没有一丝犹豫,明明拎着沉重的行李,但心头上的重担仿佛都消失了,坐在飞机上的山田靠在椅背上,闭上了眼。




一时之间,铺天盖地的新闻都报导着山田退出演艺界的消息,中岛看着电脑上的新闻,皱了皱眉。




网页中正是山田宣布退出时的视频,中岛看着山田带着笑意的脸,不禁有些心烦。




“当红偶像山田凉介在《Regret》的首映会上宣布退出演艺界,《Regret》成了他的封山之作,这位被堂本光一称赞过的年轻艺人,就这样退出了娱乐圈,他的演艺生涯真的如他最后一部电影的名字,是个遗憾了。”视频里的记者正在报导着,中岛不耐烦的关掉了电脑。




“他合约到期了为什么不告诉我!”中岛找来了美嘉,问道:“他去哪了?”




“这和您没有关系吧!中岛先生!”美嘉对上中岛的目光,“你还想让他怎么样呢?让他继续在你身边受委屈吗?”




“我求求你了,你放过他吧!”




中岛愣愣地看着美嘉,沉默了一会道:“他是我的人,我一定要找到他,他逃不掉的!”




“他已经不爱你了,中岛裕翔!难道你看不出来吗?他已经放弃了!”美嘉说完便气哄哄的离开了,中岛垂下头,让人看不清神色。




那家伙,他不爱我了?不可能!中岛一把扫掉桌子上的文件,揉了揉眉心,他怎么就走了呢?




怎么就说不爱就不爱了呢?




放在沙发上的手机振动了起来,中岛扫了一眼,是筱原。




挂掉了不打算接,当初和筱原发展成这样也是因为自己的懦弱吧,明明早就有了答案的,却一味的逃避。




手机又开始振动了起来,中岛以为又是筱原,刚要拒绝,却没想到是伊野尾打来的,刚按下接听键,伊野尾焦急的声音就从电话那头传了过来:“山田凉介隐退了?怎么回事?”




中岛皱了皱眉:“是,我已经够烦了,你别问了,先挂了。”




“等等!”伊野尾急忙接道:“他走了,你有什么好烦的?”伊野尾听那头没了动静,叹道:“我早就想说了,裕翔,你承认吧,你爱上山田凉介了。”




中岛听到这句话时,瞳孔明显的缩了一下,握着手机的手指用力地都没了血色,仿佛失了魂魄一样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电话里什么时候传来了忙音,中岛也不知道,只是呆呆的站着还维持着打电话的姿势。





原来,自己早就爱上他了吗?其实早就察觉到了吧,为什么自己总是在不经意的时候想起他,看到他和别人稍微亲近了一点,自己就生气的不行?




开始以为是自己的占有欲在作祟,可明明以前也包养过其他人,自己怎么就没有这种心理?




他一直一直认为自己是爱查介的,查介是中岛唯一的信仰,他从未想到有一天自己会爱上别人,明明那个人和查介一点都不像,中岛却忍不住地被吸引,他对这种感觉是恐惧的。




所以,在察觉到自己对山田过度在意了的时候,自己反射性的逃避了,而又恰巧这个时候,筱原出现了。明知道他的一切都是伪装的,但中岛还是乐得被他骗,因为这满足了他的信仰,自己是没有背叛查介的。




而如今自己藏了这么久的感情被好友一针见血的指了出来,像是把自己脱光了站在阳光下一样,让中岛无法再逃避下去了。




这个时候才承认,是不是已经晚了呢?





良久,中岛放下电话,透过一尘不染的落地窗,看着外面的车水马龙,霓虹灯烁,站在高处的中岛看不清地面上的景象,只能看到马路
上黑压压的人群。





凉介,你说这世界这么大,人流耸动,车光交错,我该去哪找你呢?




中岛下完班开车回家,看着后视镜,中岛总觉得有些不对劲,那辆面包车一直跟在自己后面,中岛饶了点路,在一个转弯处把面包车别在了胡同里,下了车,中岛走到那面包车面前,敲了敲车窗,车里人犹豫了一下,还是下来了。




一个不起眼的中年大叔。




中岛皱眉道:“你跟着我干什么?”




那人支支吾吾的,眼睛四处乱看,似乎想找机会逃跑,中岛一个反手便把那人扣住,“别想逃,你打不过我的。”中岛自从从孤儿院被接走之后就被送到了国外,由于兴趣广泛,中岛练过几年的拳击和柔道,一般人近不了他的身。




那人看自己毫无胜算,也就不挣扎了:“我只是一个小狗仔,没什么恶意的!”





“狗仔?”中岛知道自己身份特殊,有几个狗仔跟踪也不奇怪,可这人看起来对自己的作息时间乃至回家路线都轻车熟路,一定是有人泄露了消息。





“谁派你来的?”那人开始还不说,中岛手上用了用力,中年男人疼的叫了起来,急忙开口说道:“是筱原先生!筱原先生派我来的!”




中岛眼睛转了转,又问道:“他派你来跟踪我干什么?”




这次中年人倒是很配合,“他让我拍几张你回他家的照片发给报社,炒热度!”




中岛刚想说些什么,手机便收到了筱原的短信。




“裕翔,晚上来我家吧,我做了夜宵哦!”




中岛嗤笑一声,这么做确实是筱原的风格,不由想到之前的山田,那家伙从来都对这些事避之不及,偶然在一起出现在镜头前了,山田也装作不熟的样子,中岛眼色暗了暗:“你走吧,以后再跟踪我你知道后果的。”




那人在中岛松手的一瞬间便像脚底摸了油一样的溜走了。




当中岛到了筱原的家里时,筱原正抱着手机不知在等什么。




“怎么了?在等消息?”中岛勾起嘴角眼底却没有笑意,筱原听到中岛的声音,急忙收起手机,笑道:“没有呀!”




“难道不是在等偷拍我的照片?”中岛眯起眼睛。




筱原先是愣了一下,脸上的表情也僵硬了许多,随后才道:“你在说什么呀裕翔?快吃饭吧一会都凉了。”




“之前的事是不是也是你搞出来的?”中岛在路上突然想起之前自己陪筱原看病的照片,当时自己还以为只是狗仔赶了巧,如今来看恐怕是眼前这个人一手设计的吧。




“裕翔你听我解释……”




“所以就是你推走了我身边的凉介!”中岛眼里有了些血丝,额头上的青筋也爆了出来。




他以为筱原只是心机重了一点,却没想到他竞耍得如此的手段。




“不要以为都是我的错!”筱原声音也大了起来:“把他逼走的不正是你中岛裕翔吗!”




中岛怔住,想起自己对山田做出的种种,哑然失笑:“你说得对……都怪我,是我把他推走了……”




中岛讪讪的转身,垂着头:“你自己好自为之吧。”说着就离开了,也不管筱原在后面的呼喊。




浑浑噩噩的,中岛竟然回到了自己和山田曾住的房子里,漆黑的屋子冷清清的,中岛点开灯,说了一句“我回来了。”,却没有人应。




山田手里的钥匙,安安静静的躺在鞋柜上。




中岛走进熟悉的客厅,看着已经被蒙上白布了的家具,皱了皱眉,山田这么做仿佛是认定了中岛不会回来一样的,可是仔细想想,自己确实好久都没有踏进这间屋子了。




这房子这么大,怕黑的他晚上一个人住会不会害怕呢?




中岛上楼走进卧室,点开灯一头栽倒在床上,看着天花板发呆,他想了很多,对于查介他放不下,可是他却确确实实的爱上了山田凉介,今天发生的事让他太混乱了,中岛决定好好睡一觉。




转头瞥到了卧室的墙角,刚才没有注意到,那里堆着一个方形的小箱子,那是山田留下的?




中岛下床走过去,把箱子拆开,看着里面的东西不禁失笑。




原来啊,他一直都不欠自己的,是自己欠他太多了。




里面放着中岛曾送过山田的每一样东西,他送给他的手表,送给他的跑车的钥匙,甚至一个小小的钥匙扣,山田都没有带走。




中岛呆呆的看着箱子里的东西,这就是这些年自己给山田的“爱情”。




用金钱堆起来的感情,能维持多久呢?




中岛拿起手表看了看,指针早已不跳动,这么久了都没电了,相必那人也没有戴过吧。




中岛坐在地上,看着手里的手表发呆,嘴角挂着无奈的笑意。



你呀,真是倔强啊。










虐岛哥了,你们满不满意呢?

我真勤劳

嘻嘻

评论(18)

热度(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