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迷恋 (暗黑向)

私设注意

只是个小段子嗯……

314贺文呀!

和逗 @中岛英俊 搞了个暗黑系列,她昏迷了,我不等了,我先更了。

不长,真的不长。

以上。




你知道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吗?

听说那是人质对于绑架犯罪者产生依恋爱慕等不正常的情愫。


多发群体多是容易感动经常被父母忽略的青少年群体。




“不要害怕,现在已经没事了。”

山田的耳边回荡着这句话。





山田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白色的天花板,眼珠转了转,依次映入眼帘的是透明的落地窗,角落的盆栽和墙边的书架,最后才对上床边人的眼睛。



自从山田被绑架到现在已经过了两个月了,可山田还是经常做噩梦,他父母只好让他每周来看一次心理医生。



在梦里那个男人的脸经常出现,严肃的,兴奋的,情欲的还有忧愁的,山田记得他脸上任何一处的细节,可却对警官说由于过度惊吓忘记了男人的样子,至于为什么,山田也不知道。



山田凉介是个有钱人家的小少爷,被绑架也算上情有可原,其实说是绑架不如说是被囚禁起来了,因为对方根本没有索要任何钱财,警方也一直没有线索,直到一个月后,山田毫发无伤地回来了,可对于这一个月发生的事却绝口不提,由于没有什么损失,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山田君。”医生推了推鼻梁上下滑的眼镜,拍了拍山田的肩膀:“一切都会没事的。”



山田点点头离开了。


一切都会没事的,山田嗤笑一声,怎么会没事?



那个男人出现在每一处,在街角,在商场,在房间,他觉得自己无时无刻不被监视着。



在梦里,那个男人把自己压在身下,山田被困在那个男人的臂弯里,他的手被男人扣住,按在头顶,双腿被架起来,膝盖窝紧紧贴着男人的肩膀,下身贴合的毫无缝隙,山田逃不掉,只能被迫承受着男人一次次凶猛的撞击。



一次次的,他望进男人的眼里,那眼底埋着情欲和凶狠,晃动的恍惚间,山田似乎还看到了被藏的很深的迷恋。



山田再一次从梦中惊起,台灯昏暗的光笼罩着他,山田擦了擦额前的冷汗,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似乎不愿意忘记那个男人。



甚至有些怀念和迷恋。


那一个月里自己的一切都掌握在那个男人的手中,在漆黑的屋子里只有和男人待在一起才不会害怕,每个夜晚都需要男人的怀抱才能入眠,山田知道这样不对,甚至有些病态,可他无法控制自己的情感。



山田躺会床上看着天花板,不知过了多久才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少爷,今晚有一个晚宴需要您参加。”管家毕恭毕敬的站在一旁,山田点了点头,走进盥洗室。



山田穿着得体的西装站在角落里,手里端着酒杯,好笑的看着灯光下谈笑的人们,所谓晚宴不过是一些上流阶层的无聊的消遣罢了。




“凉介,快来!”山田的母亲招呼着角落里的山田:“这是中岛公司的社长和社长夫人。”山田毕恭毕敬的微微鞠躬,挂上了有些刻意的笑容。




“还有这是他们的儿子,”山田的母亲笑着说:“中岛裕翔。”



山田顺着母亲的目光看向站在后方的男人,脸上的笑容僵住了,瞳孔微不可见的缩了一下。



那人一身藏蓝色的西装,站在斑驳琉璃的光下,笑容明明灭灭,左眼下的泪痣刺得山田眼睛发疼。



再也熟悉不过的声音从耳膜传到大脑,山田站在那里仿佛全身的血液都被冻住了。



“你好呀,山田君,初次见面,我是中岛裕翔。”





——完——



真的完了。


这里解释一下:芋头是从一开始就对凉介有感情的,所以对凉介进行了绑架,让凉介爱上他,也就是斯德哥尔摩,期间进行了无数次啪啪啪,你们可以脑补一下,最后芋头就装成绅士接近了凉介。

切开黑的岛哥好带感呀!

就酱!



评论(9)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