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原来他就在这里 09 (包养设定 HE)

那啥…我又回来了…

不写我真的手痒痒(>_<)

能有这么多人喜欢这篇文我真的好开心!

怎么可能弃呢!

还是一如既往的虐……

嗯希望大家能喜欢(???)

正文 :

09


山田醒来时,发现自己在酒店的房间里,风间木已经离开了,自己不知昏过去多久,山田想撑起身子,却用不上力气。



看着身下一片狼藉,山田叹了口气,重新躺回床上,山田用手臂遮住了眼睛,窗帘投过的阳光一瞬间被挡住了许多。



山田歇了好一会,才慢腾腾的坐起来,以后该怎么办他还没想好,但现在他知道他需要先洗个澡。


当水拍打在身上发出声响的时候,山田才回过神来,看着面前的镜子,自己满身全是欢爱过后的痕迹,他开始像发了疯一样的狠搓自己的身体,想把皮肤上红紫的痕迹消除的干干净净,仿佛这样一切就都没有发生似的。


穿上衣服才发现,脖子上的痕迹衣领都挡不住,山田不知所措的站在镜子前,看着自己凌乱还滴着水的头发,眼底的疲惫如何都藏不住,如今自己这副样子,哪里能称得上完美的STAR呢。


山田冷静下来,给美嘉打了个电话报了个平安,这件事不能让美嘉知道,不然她会瞎担心,安顿好美佳之后,山田想了想,决定还是给冈本打了通电话。



毕竟自己在这个圈子里除了中岛以外能依靠的人只有冈本了。



“喂?凉介,有什么事吗?”冈本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山田吸了口气,一时之间竟不知道怎么开口。


“凉介?怎么了?”冈本听到电话那头带着轻微的喘息声,觉得事情并不简单。


“圭人,我......”山田顿了顿,还是说出了整件事情的始末。


冈本听后沉默了一会,才道:“这件事我可以帮你,但是......”



“我知道,”山田打断了冈本的话,垂下眼睛道:“我会和中岛分开,和你在一起。”意识到自己可能自作多情,又加了句:“如果你还不嫌弃这样的我的话......”



冈本原本只是想让凉介离开中岛,自己再借此机会追求山田的,没想到山田直接表明了愿意和自己在一起,冈本倒是很意外。



不过送上门的好事,冈本没有理由拒绝,语气里都带了一丝得逞的意味:“我哪里会嫌弃你?心疼你还来不及呢。”



山田也不追究冈本的真实目的,他只知道,如今的自己只不过是个交换的物品罢了,那里有资格讲条件呢。



“明天挑个时间,我带你见个人,他能帮你把事情压下来,请他吃顿饭好好谢谢他吧。”山田听后应了声好,听冈本嘱咐了几句,就挂了电话。



其实这事情爆不爆光,山田自己来说是没所谓的,毕竟自己早已厌倦在这个圈子混下去了,可如今正是电影刚开拍的紧要关头,自己出事恐怕会连累许多人,而且妹妹马上就要做手术了。



如果这次手术成功,以后只要注意保养就能像正常人一样生活了,他不能在这个时候失去工资金来源。



真是的,山田自嘲的笑了笑,踏出了酒店,尽量避人耳目的打车回了家,明明一直说要靠自己的,可如今却到了到处求人的地步。



山田打开门,换了鞋子,拖着疲惫的身体爬上楼梯,脑袋晕晕的,山田怕自己清理的不干净,不会是发烧了吧?



推开卧室的门,山田看着屋内正在收拾衣物的中岛,怔住了。



“你怎么回来了?”山田开口才发现自己的声音如此沙哑,忍不住咳嗽了两声。



中岛正专注于手里的衣服,一件一件的塞进了行李袋,说道:“我回来拿些衣服,你今天回来这么早?”



山田看着敞开的衣柜,里面中岛的衣服早已所剩无几,如今更是清理的干干净净,怕是都拿到筱原家里去了吧,过了一会,山田才应道:“嗯,今天下午和风间木先生见了个面就回来了。”



“风间木?”中岛听到这个名字,顿了顿,终于抬起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山田,果不其然看见山田脖子上遮不住的吻痕。



瞳孔微缩了一下,一个箭步冲过去,把山田压在了墙上,“怎么?这么快就去找别的金主了?”



山田抿了抿嘴角,对上中岛那双充满怒火的眼睛,蓦地笑了,挑起眼睑玩味的看着中岛,笑道:“生气了?”,山田仰头试图亲中岛的嘴角。



反应过来的中岛一下推开了山田,没想到山田浑身早已没了力气,被中岛这么一推就摔倒在地上,山田倒吸了口凉气,脚踝好像扭到了。



中岛也没想到自己的随手一推,就能把山田推倒,转身刚想扶起,但看到山田脖子上的痕迹,
中岛终究没有伸出手。



中岛居高临下的看着山田,皱眉道:“真是恶心。”



为什么山田会是这种人?一股莫名其妙的怒气直冲中岛天灵盖,他对山田有一股强烈的控制欲,不准别人碰他一丝一毫,如今看到山田身上有别人的痕迹,中岛早已气的没有理智可言了。



尽管早已做好准备,但听到这句话的山田身体还是一颤,混沌的脑袋不听使唤,只是一味地抬起头望向中岛,山田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中岛的眼底,像是在努力寻找些什么,然而除了满眼的鄙夷,山田什么都没有找到。



“我们的关系到此结束吧。”中岛丢下这句话,拎着行李袋就离开了,留下山田呆坐在地上不知所措。


明明是自己想要的结果,可为什么,心会这么痛呢?



听到楼下传来“砰”的一声关门声,仿佛放弃了一般,山田眼底最后的光也熄灭了。



山田把头靠在墙上,看着门外的走廊,漆黑的看不见尽头,自己的人生是否也是如此呢?



从一出生被父母抛弃,山田就一直努力地活着,什么事情都做到最好,哪怕自己明明没有天赋,他也要付出比别人多十倍的努力来比得过那些天才。


在领养的家庭里山田固执地认为自己比姐姐妹妹低了一等,毕竟不是亲生骨肉,尽管养父母对自己也很关心,但山田知道,这种关心是隔了一层隔阂的。



所以自己只能拼命赚钱,为不富裕的家庭带来一丝慰藉,以此证明自己是有用的,有用了,就不会被抛弃了。



这么多年,他一直都隐忍的活着,什么事都自己扛,把一切责任揽在肩上,因为他怕,他怕一旦自己给别人带来了哪怕一丁点的麻烦,对方便不愿意理自己了。



那种被抛弃的感觉他不想再尝到第二次。


可是这个男人,在小时候告诉他,不必什么事情都自己一个人扛,他可以依靠他,哪怕他小小的肩膀并不能承担太多的责任。



可后来,这个人也离开了他,多年后的再相见让山田更是痛苦,所以尽管身边已经有了几个可以依靠的朋友,山田却还是习惯把一切都揽在自己并不宽阔的肩膀上。



因为那个唯一让他愿意主动依赖的男人已经不在了。



可今晚的山田,看着幽黑的走廊,一向擅长忍耐的山田却忍不住流了泪,他把头埋在两腿之间,放声大哭。



像是多年来建立起来的城墙终于坍塌,一切的脆弱都流露了出来,可他身边却没有一个人能安慰他。



回应他的只是空旷的房间传来的阵阵回声。





由于我开学了……很忙,所以不能日更了,写一章我就更新一章,时间不定,但肯定不会间隔太长,想要赶快把这篇完结,好写新的脑洞……

嗯就酱…

评论(31)

热度(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