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情人节前夕

情人节的贺文,话不多说!提前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明天大概更原来……)

正文:


东京的二月份还是很冷,尤其是晚上,温度更是比白天低了好几度,山田穿着高领毛衣,低着头把半张脸都埋进了衣领中,抱紧手中的食材,加快了脚步。




尽管明天才是情人节,但今晚的街上就有许多对情侣牵着手在街上闲逛。



真亏他们不怕冷啊,山田想,手就那样露在外面,看着一对对的恋人,似乎勾起了山田的回忆。



那还是高中的时候,记得也是像这样的天气,下了补习班,自己和那个人也这样在街上走着,那个人高高瘦瘦的,路边花花绿绿的灯晃着那人眼角的泪痣反射进了山田的眼里。


自己怕冷,所以手被那人的大手紧紧包着揣进大衣的口袋里,握的时间久了,两人手心都出了一层薄汗,很难受,但谁都没有主动放开过。



那时候年纪小,也不管街上人异样的眼光,只知道自己当时幸福得像是心里开了花,两人就在大街上傻乐。



如今想起来,自己幼稚的心性也是好笑,山田的嘴角染上了笑意。



大概是因为不专心,在拐弯处不小心撞上了迎面来的人,东西都掉在了地上,对方急忙蹲下身子一边帮自己捡起来一边说着对不起。



山田反应过来也急忙蹲了下来:“不不,没关系的,是我没有专心看路。”对方手脚麻利的把食材重新装进牛皮纸袋里,抬起头来递给了山田。



四目相对的那一刹那,山田觉得这个世界真的存在太多巧合了,刚刚回忆里的那个人如今就这样出现在自己面前。



“中岛裕翔。”山田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还能再念出这个名字,念他的名字时山田的舌头总喜欢打起个弯,如今这种习惯还依旧存在着,山田不由觉得好笑。



那是十年前的事了,当时自己刚上了高一,因为长得比较漂亮,个子也矮矮的,没想到开学第一天就被一个高年级的学长表白了。




毕竟是小孩子,日后每次山田回想起当时自己被吓得瑟瑟发抖的模样,都会觉得好笑,那时就在自己不知怎么办的时候,中岛裕翔出现了。




他也是比自己高了一个年级的,似乎是这个学校的老大,表白的学长看见中岛来了,灰头灰脸的走了,看着中岛的架势其实山田也有点害怕,没想到对方只是走到自己面前,笑着拍了拍自己的头,说:“别害怕,没事了。”



就是从那一刻开始吧,山田想,从这个男人说出这样的话的时候开始,自己的心境就有了变化,后来是怎么在一起的呢?




好像是自己忘记带作业被老师罚留下打扫一个星期的教室吧,当时还是夏天,窗外的蝉鸣扰的山田发烦,额头都布满了汗珠,低头拿着扫把无精打采的扫着地。



夕阳洒进了教室,溢了满屋的金黄,黑板上还留着老师的板书,中岛就这样站在教室门口,一声不响的看着山田,等山田扫完地抬起头才发现站在门口的中岛。




四目相对,没来由的心跳和额角的汗珠都成了一时冲动的催化剂。



就这么在一起了。





山田到现在还记得他们的初吻是在游乐园的摩天轮上,都是很老套的剧情,尽管自己恐高但碍着面子山田还是跟着中岛上了摩天轮,直到慢慢升高之后,中岛发现了山田的不对劲。



当山田别别扭扭的说出了原因后,中岛大笑着把山田搂进了怀里,中岛身上淡淡的薄荷香传到了山田的鼻子里。



“我这样抱着亚麻酱,亚麻酱就不会害怕了。”不知真的是因为被抱在怀里还是耳边低沉安慰的话语,山田真的不觉得害怕了。




于是到了最高点,中岛低头轻轻吻了山田的嘴唇,蜻蜓点水般的,两个人都是第一次,所以只是轻轻碰了一下便不敢继续,后来他们接了无数次的吻,激烈的,缠绵的,疯狂的,却都没有第一次时这般的心动。




手心的汗水和剧烈跳动的心脏是他们对初吻的最直接的印象。




两个人在一起了两年,期间吵过架闹过分手,但最后总是又笑着和好,后来他们的事情被中岛的父母知道了,当时正是中岛高三紧张的时期,中岛只能被迫被他父母送出了国,两人就这么断了联系,连一句正式的分手都没说。




十年过去了,山田也交往过很多对象,男女都有,可他知道谁都比不上当年那人的一句“别害怕,没事了。”





山田站起身,接过中岛递给他的东西,重新抱在了怀里,抬头看着高高的中岛,笑着说:“你还是和从前一样啊。”




中岛伸手拍了拍山田的头,正如他们第一次相遇时,“什么嘛,亚麻酱根本就没有长高啊!”中岛看着山田用幽怨的上目线看着自己的时候,嘴角的笑意更深了。




“亚麻酱过得怎么样呢?”中岛把手重新插进了大衣口袋,看了眼山田露在外面的手,眨了眨眼。




“还算可以吧,在一家广告公司上班,裕翔呢?当上律师了吗?”中岛从小的梦想就是当一名律师,山田也觉得很适合他,长着一张很正义的脸,穿上西装肃然一副律师的模样。




“没有哦,我现在是医生。”中岛笑着说。山田看着中岛的笑明晃晃的刺着他的眼,为什么会笑着说出来啊?




明明没有完成当初的梦想不是吗?为什么还会笑的这么开心啊?




后来山田终于明白了,中岛努力了那么多年的梦想都可以没有实现,更何况两人寥寥两年的感情呢?





“好难得碰到了亚麻酱,可惜今天我还有事,要不改天出去聚聚吧?”中岛吸了两下鼻子,低头看着山田同样被冻得发红的鼻尖。




“好啊,给我你的手机号吧,我回家打给你。”山田仰着头,看着中岛灯光下的泪痣,还在眼睛下两指宽的地方。




中岛从大衣口袋里掏出了一张名片,递给了山田,两人的指尖快速碰到又离开,山田低头看了一眼名片,上面印着XX医院,下面是中岛裕翔的名字和手机号。




“别忘了打给我哦,亚麻酱,我先走啦!”看着山田点了点头,中岛笑着挥了挥手,擦过山田离去。




山田抱着东西继续往前走,路过垃圾桶的时候,随手便将名片扔了进去。




山田空出一只手揉了揉眼睛,刚才中岛的无名指上的婚戒晃得他眼睛有些发酸。




山田还记得中岛要出国那天,抱着他在机场哭得像个泪人,也不管周围人异样的眼光,一直喊着:“亚麻酱要等我啊!一定要等我!”




山田忍住眼泪回应他,他说:“好,我等你,我会等你的。”




山田吸了口气,又把脸重新埋进衣领中,低着头往前走。





太好了,如今终于不必再等你了。













评论(17)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