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原来他就在这里 17 (包养设定HE)

不知道大家还记不记得这篇文……
被吉吉催了,所以来更新了
岛凉终于见面了!!!

不多说了


正文:

17

山田拉下闸门,检查了背包内没有遗落的东西之后,拿出钥匙锁上了锁头,叹了口气,今天是周末,所以营业时间往后延迟了一些,山田拉紧了衣服的拉链,把半张脸埋进厚厚的围巾里。



已经入冬的日本夜晚很冷,山田的一呼一吸之间都冒出了白气,一向怕冷的山田把自己裹得更加严严实实的,红色的针织帽下只露出一双亮亮的黑眼睛,显得有些滑稽。



“呐,今晚夜宵吃什么呢?”山田低着头一步一步走向隔壁街的小吃街,不用当明星的他早就不必再为了维持身材,每顿的饭菜都少得可怜,从前的他连夜宵这两个字想都不敢想,如今的山田也算是暴露了吃货的本性,每晚下班都会吃些什么。




可真到了要选择吃什么的时候山田又总是摇摆不定,平时还好,身边还有个知念可以一起商量一下,可今天知念下午就溜走了,美名其曰为——约会。



啊,约会呐,山田想起知念眼里快要溢出来的幸福,也勾起了嘴角,年轻真好啊。



看着街上热闹的店铺,有的门口已经摆上了圣诞树,窗户上还贴着圣诞老人的贴纸,山田眯起了眼睛,这才想起来快到圣诞节了,已经是完完全全入冬的季节了。




山田漫无目的的在街上晃啊晃,看着周边满目琳琅的小吃,有些茫然,一阵冷风吹过,山田打了个寒颤,看着前面的关东煮弯起了眼睛。




这么冷的天气配上关东煮是完美的搭配了吧。山田拎着袋子笑眯眯的付了钱,连回去的步伐都轻快了许多。



山田如今住在距离这个小城市市中心不远的一处中等小区里,走到单元门,山田拿出钥匙对准锁孔,“啪”的一声打开了门,踏进漆黑的楼道里,声控灯总是不好使,山田轻轻跺了几脚,还是没能亮起。



认命的踏上楼梯,山田看了眼手机,已经九点四十分了,他一直在追的电视剧就要开始了,不禁加快了脚上的步伐,这时,楼道漆黑的角落里发出一声轻响,山田转头一看,那处似乎站着一个黑影。



山田咽了口唾液,一向怕黑的他此刻有些发抖,盯着那个黑暗的角落不敢动弹,慢慢的把手中打开手电筒的手机朝那个方向移动过去。



看到黑暗中的那张脸,山田完全僵住了。



仿佛全身的力气都在此刻被抽干,拎着关东煮的手此刻不停地颤抖着,“啪”的一声关东煮掉在了地上,溅出了些许汤汁,落在了山田的裤脚上。



发出的声响打开了一直不好使的声控灯,强烈的光亮涌入山田的眼睛,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无比清晰,那张脸此刻就清清楚楚的摆在他面前。




光太亮了,刺得山田眼睛有些发酸,他像是被施了咒语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全身都僵硬的有些发冷,他原本以为自己早就没了心的胸口此刻发出剧烈的疼痛,紧接着那些常伴他的噩梦全部涌入了他的脑海中,那个人生气的样子、愤怒的样子、冷漠的样子......




山田大口大口的呼吸着,他甚至在这短短的几秒里就冒出了全身的冷汗,浑身冰冷的颤抖着,他想要抱住脑袋把那些痛苦的回忆全都丢出去;他想要抓狂的大喊发泄胸口的痛楚;他想要走过去狠狠给那个人一拳然后头也不回的走掉。




可是他动不了,他只能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看着那个高大的身影一步一步向自己走来,仿佛他是牢笼中的猎物,只能任人宰割。




中岛看着僵硬在原地的山田,一时不知所措了起来,他克制住自己颤抖的双手,努力压下心头泛起的喜悦,事实上他已经找到山田两天了,为了怕吓到山田,他开始只是躲在车里远远看着店里忙碌的身影,然后在山田晚上回家的时候一路跟踪着他。



中岛知道自己的做法大错特错,可是他克制不住自己想要接近山田的心,那个被他误解,被他错过,被他伤害过的山田就站在他的面前,那张脸上是有些恐惧的神情。




中岛的心脏蓦的疼了起来,懊悔,不甘,难过各种复杂的情绪都在他的心里聚集,种种情绪最后纠结成一团乱麻,横在他心里,形成了一道永远跨不过的伤疤。



然而最终看着山田的脸,中岛心里的那搞不清明的情绪都化成了一种冲动,想拥抱他,想亲吻他,想告诉他——告诉他我爱你。




告诉他不论你是当年的查介还是如今的山田凉介,我中岛裕翔都全心全意的爱着你。



中岛握紧了手掌,指甲嵌入掌心形成深深的痕迹,他不是感觉不到疼痛,或者说他是太想让自己疼痛,比如今再多十倍的、百倍的、哪怕上千上万倍的疼痛他都承受的住。



所以求求你了,中岛想踏上前抚摸山田的脸,可他被山田眼里的恐惧吓得停住了动作,无奈的放下手,求求你了凉介,别再露出这样的表情了,让一切的痛苦都让我来承受,你只要无忧无虑的笑着,好不好?



就像以前一样好不好?




似乎时间就此静止了,连空气中的微尘都不再流动,不知道过了多久,知觉和感觉终于慢慢的回到山田的身体里,他找回了自己的思绪。



山田张了张嘴,看着中岛的面容,这个他曾为之倾其所有的人;这个反复出现在他梦境中的人;这个如今成了他心里永远无法愈合的伤口的人,如今活生生的站在自己面前。



他瘦了,山田这么想,那张英俊的脸上如今有着没刮干净的胡茬和浓重的黑眼圈,就连原本经常被主人打理的头发都乱的一团糟。



过了好久山田才找到自己的声音,干涩的发哑:“还是被你找到了。”




“凉介……”中岛又上前一步,他想做些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做起,曾经的自己做过太多的蠢事,哪怕山田一辈子都不原谅他,中岛也不怪他。



他只恨当初的自己。



“我……凉介你过得怎么样?”中岛局促的笑了笑,两个男人站在窄小的走廊里显得十分拥挤,可是山田并没有邀请对方进门做客的意思,只是僵硬的站在门口。




像是这样就能守得住遍体鳞伤的心似的。



“不关你的事。”山田冷静下来,声音也是淡淡的,他想,怕什么呢?



我还有什么可以被摧毁的呢?山田想,他什么都不怕了。



中岛只是低着头,抬起眼睛看着山田,眼底满是心疼,“我没什么别的意思,我都知道了,凉介。”



中岛看着山田的眼睛,眼里是山田看不清的情绪,一字一句的说:“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我只是想来看看你。




这个人怎么回事啊?做出了那么多伤害别人的事,当初那么冷漠的将他推开,如今穿越半个日本在深夜跑过来对他说只是想来看看他?



我有什么好看的啊?



山田没有说话,点了点头,“看完了你可以回去了。”说着就转身要开门进屋,中岛听后连忙拉住他,意识到自己动作有些冲动,中岛又像被烫了似的抽回了手。



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痛苦,藏着的是沉寂了许久而不敢言说的悲哀,良久他只是扯出了个难看的笑容,“我不奢求你原谅我,凉介,我做错太多了,连我自己都不肯原谅我自己,可是,我只求你答应我一件事。”



中岛的眼神突然变得坚定,“我希望你可以不再被我束缚,虽然这么说很自大,可是我不希望因为我的原因而困扰到你。”我不希望你想起我就只有疼痛。中岛垂下头,沉默。



“我早就放下了,谢谢你的关心。”山田冷漠的说完,没有停顿就打开门走了进去,把中岛留在了门外,一扇门把两个人隔成了两个世界。



山田关上门之后就瘫软在地,靠着身后的门大口的呼吸,眼泪不由自已的流了下来,他愤愤的用袖子擦了又擦,却总是擦不干。



山田凉介,你太没用了,不是说好不再因为那个人哭了吗?



山田把脸埋进双臂之间,在地上抱坐成一团,他知道自己一直没有放下,说什么早就不当回事了其实都是在自欺欺人,只有他知道,在见到那个人的脸时,心底升起的那不可忽视的喜悦。



他真的很想中岛。



可是他也知道,自己不能再次沦陷进去了,这几个月他一直在克制着自己和过去的人联系,就连有冈都不知道他如今在哪里,山田皱起眉头,到底中岛是怎么找到自己的?



是雄也吗?山田在心里摇了摇头,他相信雄也,既然他答应了就一定会保密,但是如今中岛是怎么找到这里来的已经不重要了。



重要的是山田心里那已经结痂的伤口又被狠狠的撕裂开来,冒出粼粼的鲜血,一直隐隐作痛的提醒他过去的种种。




他了解中岛裕翔,他知道中岛找来或许只是因为愧疚,他怕良心不安所以才想看看这个被他戏弄过的人如今过得怎么样,而不是因为山田最想要的那个答案。




他曾经把自己的整颗心都送了出去,亲眼看着鲜活的心脏被他人一脚一脚的踩碎,他还要装成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潇洒的说我放弃啦,心给你就给你了,我不再爱了,先走一步啦。



其实只有他自己知道他是在逃避,他在用时间来遗忘那个人,他想着他总能真正的放下,他每天都在努力着,可偏偏在这个时候,那个人突然跑到他面前,对他说我想来看看你。



他用逞强和伪装建起来的堡垒全都在看见那个人的一刹之间崩塌,溃不成军,不战而败。



那些他小心翼翼藏着的秘密都被暴露的一干二净,当初是自己自私的没有说出真相,所以如今全部都被报复回来了吗?Yutti啊,你一定是在怪我骗你对不对?



如今你知道了真相,所以才来看我的对不对?所以你才会露出那副伤心的模样,可是啊,Yutti,我已经不再是你爱着的那个查介了啊,如今的我没有办法再那么纯粹的笑了,真是对不起啊。




所以呀,你还是回去吧,如今的我给不了你什么了。







终于写到见面了……
估计没几章就会完结了嗯……

评论(31)

热度(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