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节节败退x一腔孤勇 06

这篇文出现了
真的好久没写了
你们还记得吗……
另外
祝我自己生日快乐

06

cp:中岛裕翔x山田凉介

此章婚外恋预警,雷者慎入

这已经是山田第三次拒绝中岛的饭局邀请了,中岛望着山田离去的背影,大概是没睡好,山田头顶的发梢翘了起来,随着他走路一颤一颤的,中岛突然觉得有些可爱。


可是,中岛站在原地叹了口气,这个家伙这个样子真的没问题吗?


就这么不想和自己好好吃顿饭?


经过那晚错误的亲吻之后,中岛再次见到山田总会有些不自然,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总能想起那晚山田喝醉了的表情,红红的脸蛋和被自己吻肿了的嘴唇,明明是个男人却不由自主的吸引着他。

更让中岛困扰的是,山田如今对自己是怎样的想法,看他的态度,像是要放弃了,中岛承认山田目前的做法很对,他完全避免了和自己私下的接触,这确实是放弃一段感情最有效的方式——保持距离。


中岛也知道,自己无法给山田回应,他必须要对凉子负责,他已经成家了,身边还有一个自己爱慕了许久的妻子。


可他搞不懂自己现在的想法,在知道山田喜欢自己之后,中岛的生活全部都被打乱了,他的内心深处突然冒出一个想法——他不想让山田离开自己,或者说,放弃这段感情。


他太自私了,他为了自己莫名其妙的虚荣心,竟然想让山田这么好的男孩子在感情中痛苦下去。


他最懂得求而不得的痛苦,而如今自己却让身边的人也陷入其中。


可他控制不了自己的内心,所以他忍不住总是想要接近山田,以这么愚蠢的方式,中岛靠在墙上伸手抚了抚额,再次叹了口气。


“所以说,你又一次拒绝了你的中岛老师?”八乙女喝了口咖啡,揉了揉肿胀的太阳穴,他刚刚结束了长达五个小时的手术,终于出来能缓了口气。


山田狠狠的吃掉一大口冰淇淋,皱起了眉头,含糊不清的说:“是的。”


“如果他在这样诱惑我的话,我好怕我下次忍不住啊!小光!”山田长叹一口气,趴在了桌子上。


“当初在我面前放大话的是谁?”八乙女瞥了一眼半死不活的山田,用夸张的语气模仿着:“等着吧,老子要摆脱掉中岛裕翔,然后认识好多小姐姐,奔向人生巅峰!”

“还有,不许叫我小光,我是前辈啊前辈!”


“是是……”山田抬头绝望地看了八乙女一眼,又趴下重重的叹了口气。


“这不是个办法,凉介,你需要更有效的方法。”八乙女突然严肃了起来,山田也支起身子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你需要个女朋友。”八乙女放下杯子,眼里闪烁着诡异的光。


山田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打了个寒颤。




“听说了吗?山田君最近好想谈恋爱了呢!”


“啊!我见过,是一个黑发的女孩子吧?”

“诶诶?有女朋友了啊,好可惜哦。”

“哈哈哈不然呢,你也没机会的吧?”

“讨厌,这么说太伤人心了啦!”


中岛看着三个结伴而走的护士们走远,端着餐盘的手紧了紧,低着头不知道在思索些什么。


有女朋友了吗?


这么快,就放下了吗……中岛心中莫名升起一股火来,他也不知道自己究竟为什么会生气,他明明,应该替他高兴才对啊。



中岛叹了口气,一想到山田似乎对那晚的发生的事完全没有印象,中岛就说不出的气氛,好像只有自己在意似的,所以中岛还是决定晚上和山田吃个饭,这些事情先放在一边,至少应该庆祝一下山田脱离单身。



出乎中岛预料的,今天的山田并没有有拒绝自己的邀请,以至于下班的时候,山田敲开他办公室的门,带着大大的笑脸找他的时候,中岛还处于震惊状态。



“走啦中岛老师!”山田换回了自己的衣服,如今正是入冬季节,山田早早地围了个围巾,把自己裹成一个团子,中岛看着他半张脸都被围巾遮住的样子,心情也跟着好了起来,草草结束了工作,拿起自己的外套,笑道:“我们走吧。”



在路上中岛问了一些山田在英国发生的事情,山田都一一回答,只不过不会再像以前那样主动说起,而是中岛问什么他就答什么,这让中岛感觉很不好。


到了餐厅,中岛预定的是包间,这是他们之前常来的一家居酒屋,价格实惠,饭菜也十分可口,包间竟然还是他们之前经常坐着的那间,山田咬了咬嘴唇,在心底叹了口气,时间过得真快呢。



“还点之前那些吗?”中岛拿着菜单翻了翻,问道。



“好哦。”山田脱掉大衣,和围巾一起挂在衣架上,胳膊杵在桌子上撑着下巴,笑着看着中岛。



啊,他的中岛老师还是这么帅气呢,山田想,自己今天为什么会答应这次邀约呢,山田看着戴着金丝边眼镜的中岛,大概是因为自己的心情很平静了吧,能够很好的应付了。


点完菜的中岛礼貌地把菜单递给服务生,轻声说了句谢谢,然后摘下了眼镜,放在一边,才看向山田,“听说你最近交女朋友了?”


正在喝水的山田被问到这个问题差点被呛到,轻咳了两声,才点了点头:“小光介绍的,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所以交往着试试。”山田放下水杯,夸张的叹了口气:“啊,我也到了要相亲的年纪呢,时间过得真快啊,是不是,中岛老师?”



果然,中岛微微点了点头,不知是回答山田的问题还是印证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在我眼里,你还是那个偷听我讲课的孩子呢。”



山田笑了笑,低下头没有说话,所以,还是只是个孩子吗?山田自嘲的勾起了嘴角:“是呀,中岛老师可是老了呢。”



中岛挑了下眉毛,笑着问:“是谁当初说我一点没变的?嗯?”


山田摇头,收起了笑容,“中岛老师的面貌确实没有老呀,我说的是这里。”山田指了指自己的胸口,“结了婚的人总会顾忌许多,有新东西也不敢去尝试了吧?”


“是不是老了呢?”


中岛顿了顿,看着山田认真的面容 ,点了点头:“你说得对,婚姻确实能阻碍一些人们的想法。”


中岛的话音刚刚落下,就听有人敲了敲门,原是清酒热好了,服务生端了上来,又把菜品一一上齐,“请问先生们还需要些什么吗?”



中岛先是用那个眼神询问了山田,待山田摇了摇头后,才说道:“不用了,就这些,谢谢你。”


“您客气了。”服务生说着退了下去。



“呐,中岛老师,”山田先为中岛倒了一杯酒,随后给自己也到了一杯:“我先敬你一杯,谢谢你这么多年的照顾啦!”



中岛看着山田的笑容一时之间有些反应不过来,他突然感到有些害怕,山田说这句话的含义是什么呢?



是真的要与这段感情说再见了吗?



中岛低头思索了片刻,举起了酒杯:“好。”



短短的一个字,好。



山田苦笑着喝光杯里的酒,这样算是真的结束了吧?自己早该认清现实了不是吗?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心会这么痛呢?





酒过三巡,山田一向不会喝酒,如今已经有些微醉的趴在桌子上,看着中岛一杯接一杯的喝着,笑着说:“真好呀,中岛老师都喝不醉呢。”



听到这话的中岛突然停下了动作,抬起眼睛看着山田微红的脸,是的,中岛的酒量一向很好,可如今他却有些醉了。



不知是今晚的清酒度数有些大还是山田的眼睛太过迷人,他现在是无论怎样都喝不下这杯酒了。



气氛一时沉静下来,直到山田的手机铃声在他的大衣兜里突兀的响起,山田慢吞吞的挪了过去,从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啊,是月纪啊。”



“月纪?”



“嗯,”山田含糊的应了一声,“我的女朋友啦,才交往的那个。”山田抓了抓头发就要接电话,却被中岛抢先了一步抢走了手机。



“中岛老师?”山田的脑袋还不是很清醒,对于中岛异常的行为有些搞不清楚。



“为什么?”中岛的声音有些颤抖,他看着山田一脸愣住的样子,不知为何突然觉得很气愤:“为什么要喜欢我?”



直到话脱口而出,中岛才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果然山田的脸色一下就变了。



两人都沉默了下来,只剩下中岛手里山田的手机还在顽固的响着,没过多久,铃声也消失了,大概是另一边的人等的不耐烦了吧。



“什么啊,中岛老师都知道了啊。”山田低着头,声音有些沙哑,中岛看不清山田的神情,但他知道山田一定很难过。



可是,这个问题对他也很困扰啊!



“你知不知道你的这种行为对我造成了多大的影响?你就是草莓君吧?你早就知道了吧!”中岛的语气有些急不可耐:“一直耍着我很好玩吗?在我婚礼上又哭又笑的,搞得我现在每时每刻想的不是凉子而是你,我想起你来听我讲课的样子,你打游戏的样子,你在我办公室和我一起吃便当的样子!”



中岛大口大口的喘着气,他的情绪完全的被调动了起来,他痛恨自己,痛恨山田对自己的感情,可他却恨不起来山田。



良久,中岛叹了口气他终于明白自己心中的想法了,不是对同性恋而感到的恶心,也不是这份感情对自己的生活产生了影响而厌烦,而是遗憾与后悔。



“为什么你不早点对我说呢?为什么要在我结婚之后呢?”中岛苦笑着,喝下了他刚才怎样都喝不下去的酒。



听到这话的山田猛地抬起了头,中岛清晰地看见了山田眼中的泪光,“哈?你现在反过来怪我?”



山田蹭的站了起来,“中岛裕翔,你以为我喜欢你我就比你地位低下吗?”他的声音带着哭腔:“我喜欢你是我自己的事,我不知道你是怎么知道的,但我这些年一直隐藏得很好,结果你说我对你造成了困扰?”



“那好啊,从此以后你我老死不相往来!”说着是山田就从中岛手里抢回了手机,抓起大衣就要走。



“不行!”中岛一把拦住了他,抓着山田的领子把他按在墙上,手机和衣服也在挣扎之中落在了地上,山田推着中岛的胸膛,哭喊着“走开,你让开!”



挣扎了一会,山田突然笑了出来:“我知道了,中岛裕翔,你是个胆小鬼。”山田看着中岛裕翔的眼睛,眼底藏起了小心翼翼,只显露出了嘲讽。



“你只是不敢吧?你心里也是有我的,但却不敢承认对吧?”山田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哈哈哈哈你这家伙,你这个胆小鬼。”山田的声音渐渐小了下去;“你就不能勇敢一点吗?”



中岛看着山田的样子不知为什么心突然像被谁揪起来的疼,他猛的低头吻上山田喋喋不休的嘴。



山田的眼泪顺着脸颊流进了嘴里,中岛似乎尝到了深情的味道。



“那我就勇敢给你看,好不好?”中岛低沉的声音在山田耳边响起,山田睁大了一双泪眼,望着中岛的眼睛,他被酒侵蚀的大脑看不懂其中的情绪,还未等他反应,中岛又吻了下来。



山田闭上了眼,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他想,这次大概是幸福的味道吧。




“你真的确定要这样吗?”山田躺在酒店的床上,身后是柔软的被褥,前面是中岛牢固的禁锢,他的双手被中岛压在两侧,他能把中岛眼底的决心看得一清二楚,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确实出乎山田所料。



他怎么想也想不到自己会和中岛老师滚到床上。



中岛看着山田哭红的双眼,伸手轻轻抹去眼角残留的泪滴,他如今明白了,明白了困扰自己的原因,或许是借着酒劲他做了一些冲动的事,但他却不后悔。




“是的,凉介,”中岛亲吻着山田的头发、额头、眼睛再到鼻子,那句“我确定”被淹没在了一个吻中。






下一章看我的嘤了!
想不到吧嘤嘤!!!
请下一章开车谢谢!

评论(9)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