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原来他就在这里 16

不废话了

正文:

16

房间里安静的可怕,一时两人都没有说话,直到高木手中的电话发出了震动,高木抱歉的点了下头,也没回避山田,就接起了电话。


“喂,啊……见到了,嗯,我知道,好的好的,拜。”


两人之前沉默的气氛被这个电话打破了,高木挂了电话就笑了起来,“是真正的店主。”


“这是我姐的店,她要结婚了忙得很,所以就拜托我来了。”高木的语气似乎有些抱怨的意味:“啊真是的,我昨天才到这里啊。”


山田的脸色缓和了一些,了解了对方并不是来找自己的,只是偶然的碰见,也放下了戒备,跟着笑了起来:“那雄也是回来参加婚礼吗?”


高木点了点头,“我这位姐姐啊一直很要强,所以直到现在才结婚,前两天突然给我打电话,告诉我回来参加婚礼,我都惊呆了好吗?”高木无奈的摇头:“太任性了吧,所以我只好推掉工作赶了过来。”


山田哈哈的笑了起来,坐到了雄也的身边,“这位姐姐很可爱呢。”


“唉,不说她了,”高木挥了挥手,“说说你吧,你怎么一声不吭的走了?圭人很担心你。”


山田也收起了笑容,低下了头,声音有些闷闷的:“我还是太任性了对吧?”


“嘛,我反而觉得你做的很对。”高木慵懒的靠在椅背上,抬头望着天花板,山田听到对方这么说惊讶的抬起头:“诶?”


“如果过去没有什么留恋的,那么就割弃了又怎么样?”高木挑起一边的眉毛,“自己活的开心比什么都重要。”


“你啊,就是想的太多了。”高木伸出手揉了揉山田的头发,“总为别人着想有时并不是一件好事。”


山田突然笑了起来,高木收回了手:“哈?你笑什么啊?”


山田揉了揉被弄乱的头发,笑着说:“雄也果然还是这样呢,简单的想法,大胆的行动,真好啊,不被自己束缚的感觉。”


“我之前一直在想着,我做了什么事,别人会怎么想,会不会影响到其他人,被这种想法束缚着的我,作为查介替身的我,把一切都揽到自己肩膀上的我,活的并不开心。”


“可是之前愚笨的我并没有想通,如今我经历了很多痛苦,我终于明白了,也有了和雄也一样的想法。”


山田的目光突然坚定了起来,连声音都带了一丝轻快:“从今以后,我要作为山田凉介,为自己而活下去。”


高木先是愣了几秒,然后哈哈大笑了起来,“你这家伙,搞什么啊?突然这么正经。”


山田害羞的皱了皱鼻子,跟着轻轻的笑了。


“不过你有这个想法我很开心,”高木拍了拍山田的肩膀,“好了叙旧到此结束,我们该谈谈正事了。”


“听我姐说,你告诉她开个甜品店是你的梦想?”


“是的,所以高木先生,能不能把价钱降低一些呢?”山田温柔的笑着,眼睛里闪烁着狡黠的光。


当山田和高木讨论完事情已经过了正午了,“那么就在一个星期之后吧。”高木揉了揉发酸的肩膀:“你的梦想就要实现了。”


“名字想好了吗?”高木问道。


“已经想好了。”山田笑着回答,“不过还不能告诉你,”山田伸了下懒腰,捂着肚子叫道:“好饿啊。”


“走,请你吃饭去。”高木笑着站起来看着后辈,率先打开了门。


可山田并没有跟上,他只是站起来看着高木,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然而,高木似乎看穿了山田的心思,叹了口气道:“我不会告诉其他人你在这里的。”


“所以去吃饭吧,别饿着了。”高木站在门口向山田招了招手。


一个星期很快过去,山田的店面也如期开张,由于他一个人也忙不过来,所以索性就把知念给留了下来,山田坐在窗边的座位上休息,看着知念在清算账单,认真的样子可爱极了。


还记得当时自己和这个男孩说“留下来一起工作吧”的时候,男孩亮起来的眼睛,山田撑着下巴,看着知念认真的模样,啊,真像当年的自己呢。


“老板,做好了哦,新的价单!”


“好的,辛苦你了。”山田站了起来,笑了笑:“我另外不要叫我老板啦,我们不是说好了吗?”


知念只好笑着点头:“是是。”





中岛重重的把文件夹摔在桌子上,摘掉了眼镜,揉了揉眉心。


保持着动作静止了几秒,中岛缓解了疲倦才把手拿了下来,办公室的内线电话突然响了起来,中岛一边接起一边在文件上签了字。


“喂?让他上来吧,不用,我中午不吃了,嗯。”


挂完电话,中岛呼出了口气,眼神无焦距的盯着桌面发呆,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距离他从孤儿院回来已经过了一个月了,这期间自己忙于工作,把找山田的事推给了伊野尾,可到目前为止,除了他从山田日记中得到有开甜品店的线索之外,其余还是没有什么进展,中岛想到这里,又叹了口气。


不过这次伊野尾的到来,不知道能不能给他带来新的消息,中岛深吸了口气。


这时有人敲了敲办公室的门,中岛缓了过神,清了清嗓子:“进来。”


伊野尾吊儿郎当的走了进来,手中还握着一份文件。


看着又瘦了一圈的中岛,伊野尾叹了口气:“又没好好吃饭?”,把手中的文件往中岛面前的桌子上一扔,就不客气的走到一旁的沙发上翘着二郎腿坐下了。


“你这样不行啊,该吃饭的时候就要吃,身体搞坏了怎么办?”


中岛看着手中的文件,敷衍的“嗯”了一声,伊野尾知道自己怎么说都没有用,耸了耸肩,看着手中暗屏的手机不知道在等些什么。


“这个星期只有六家店开业?有点少啊。”中岛翻着短短几页的文件,皱了皱眉。


自从中岛得知山田会开甜品店之后,他就让伊野尾每个星期都调查全国各个地方新开张的店铺,尽管这么做的效率很低,可中岛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有冈那里的说法是山田一直没有联系他,伊野尾与有冈已经确立了关系,应该不会撒谎,山田的父母那边更指望不上,同时还有冈本圭人也在坚持不懈的寻找,中岛又要提防冈本比自己先找到山田……


中岛握着文件的手有些用力,纸张都起了微小的皱褶。


翻到最后一页,这是在一个不起眼的小城镇中新开的甜品店,大概看了一下并没有发现可疑的地方,不过让中岛有些在意的是这家店铺的名字。


旅路のゴール(旅程终点)。


中岛记得山田曾在日记中提到过,以一家甜品店来终结这段感情,作为旅程的终点。


是偶然吗?中岛皱了皱眉,仔细看了看店铺的信息,确定没有与山田相关的信息之后,中岛有些失望,不甘心的再次确认了一下店主的名字——知念侑李。


“旅程终点……”中岛默默的念了一遍店名。


“什么?啊你是说旅程终点这家店吧?”伊野尾有些失落的放下手机,看来没有接到他想收到的消息。


“评价很不错哦。”伊野尾走到中岛面前,指了指中岛手中的文件,“听说老板长得很可爱呢,嘛,推特上也有很多人推荐,”伊野尾又走了回去拿起手机递给中岛,“呐,你看,才开店一个星期就有这么多好评。”


“今天去吃了旅程终点家的甜点!超级好吃!(ฅ>ω<*ฅ)老板人好好,而且超级温柔!长得也很帅气!”


“旅程终点的老板好可爱哦!不过总觉得旅程终点的甜品师长得像……算啦不提啦!都过去啦!不过如果是真的话,那么也只有祝福吧!”


“好奇怪啊!为什么旅程终点的甜品师不让拍照呢?明明那么好看的说……”


伊野尾的页面只有第一条推,下面的那些是中岛自己往下拉刷新出来的,一条一条看了下去,中岛的手指像是不听使唤,继续往下刷着。


“喂!别像用自己手机一样啊……”伊野尾凑了过去想要抢过来,没想到中岛突然怔住了。


伊野尾眼睛往下一扫,发现页面上正显示着话题中最新的一条推特。


“今天终于去了旅程终点!见到了传说中和山田桑很像的甜品师!尽管他一再否认,可怎么能连声音都这么像呢?”


下面还有一些评论:“甜品师说了不许在公众平台上刷他的消息啦!你怎么这样?”

“我也觉得好像!总觉得就是他……可不是说他出国了吗?”

“好啦我删除总行了吧?”


中岛又刷新了一下,果然刚才那条出现山田的名字的推特已经被删除了。


伊野尾停止了动作,顿了顿说:“裕翔……”


“帮我处理好公司的事情。”留下这句话,中岛就拎起椅背上的外套走了出去。


中岛的心脏从未如此剧烈的跳动过,一切来的这么快,中岛突然害怕这只是他的一场梦,能醒来之后自己又躺在那张和山田一起睡过的床上,望着天花板流泪。


可这一切又是这么真实,这怎么可能是场梦呢?自己指甲刺进手心的痛感这么强烈,怎么能是场梦呢?


确认助理已经订好了机票,坐在车里赶往机场的中岛手心出了一股冷汗,如果,如果他没有偶然间看到那条推特该怎么办?


自己又要寻找多久?或者说一辈子都找不到他呢?


不过幸好,中岛眨了下眼,一滴泪从眼角滑落了下来,幸好自己看到了!


中岛第一次这么感谢命运。




山田又做好了一份慕斯蛋糕,脑袋探出窗户发现知念正在招待新的客人,只好自己端了出去。


“您的慕斯蛋糕,请慢用。”山田温柔的笑着,窗外的阳光打在他的脸上让他看起来有些梦幻。


“诶?你不是——”座位上的顾客抬起头来看着山田,有些惊讶的拍了拍同伴,同伴抬起头来也是一副震惊的表情,怯生生的问:“可以和你拍个照吗?”


正当山田要拒绝的时候,一旁的知念走了过来,拉了拉山田的袖子。


“不是那个人哟!”知念的声音甜甜的,“另外,我们的甜品师啊是不可以拍照的哦!”


知念调皮的眨了下眼睛。





终于要见到了(ฅ>ω<*ฅ)

评论(30)

热度(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