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岛裕翔的甜甜🍓

山田凉介🍓
中岛裕翔🐰


岛凉大法好
请入教

【岛凉】原来他就在这里 15 (包养设定 HE)

我又来更新了……
最近好忙呀!

时间又有些久了sorry啦!

15

雨天。


中岛打着伞,穿梭在大街小巷中,为有冈提供的那一点线索所奔走着。


他已经问了好多人家,都没有见过像山田的人,最后他只能来到变为废墟的孤儿院。


这里已经重修了,建成了新的居民宅,中岛看着这一切,尽管已经陌生,但心底却升起一股熟悉感,仿佛自己就应该站在这里似的,仿佛二十年的时光突然被抽光了,自己依然是那个初来乍到的男孩。


这里明明一切都变了,可中岛又觉得什么都没变。


他的心情还如当初一般,带着忐忑与不安,还有一丝丝的期待。


中岛抬起头看到的只是漆黑的伞,听着雨滴打在伞上发出沉闷的声音,中岛恍惚间想起山田曾经最讨厌下雨,每次下雨的时候,小小的山田都会皱着小脸趴在窗边看着窗外,眉宇间都透着一股怨气:“Yutti……不能出去玩了好难过啊……”



他还记得小时候两人明明不在一个房间,但每当下雨打雷的时候,自己被子里总能多冒出个小脑袋来,房间是黑的,山田的眼睛却是亮的。



他用最脆弱的眼神看着中岛,用最柔软的声线对中岛说:“Yutti……我害怕。”



然后中岛就会抱紧怀中的小人儿,也奶声奶气的回答:“不怕,我可以保护你的,yama酱!”



他曾经说过他的肩膀永远都是山田的依靠;他曾经说过他的怀抱永远都为山田敞开;他曾经还说过他一定会回来接他的。



可后来中岛回来了,等待的人却不在了,只留下成为一片废墟的孤儿院。



中岛还记得自己被亲生父亲领走的那一天,从来没在大庭广众之下流过泪的山田哭得泣不成声。


中岛只能一遍一遍的,耐心的安慰他:“我一定会回来接yama酱的,一定会的!”


山田哭着点头,说:“好,我等你。”



可谁也没想到,当中岛被接走之后,直接送往了国外进修,封闭式学院让他完全隔绝了外界的联系,十年之后才被接了回来,回来的第一件事,中岛就来到了这里,赶上了那场火灾。


他曾以为山田也被淹没于那场火海中,可后来几经询问,才了解到山田早被别人家领养了。



松了一口气的同时他又觉得迷茫,这世界这么大,他该去哪找他?



于是他更加努力的得到父亲的认可,这样才有更大的能力去调查,去搜寻,可每次得到的结果都是令人失望的。



他后来甚至想放弃了,可他又想起了那天山田的那句“我等你”,他又突然振作了起来。



许多年过去了,中岛身边的人换了一个又一个,男男女女穿插在他的生活里,记者以为他花心,媒体以为他风流,可他只是个找不到爱人的失恋者。



后来遇到了山田,中岛一直觉得山田和过去的那些人不一样,自己的占有欲好像只在他的身上发挥了作用,可谁能想到,自己找了那么多年的人就在自己的身边。



而这一次,他又感到了当初的那种感觉,迷茫、彷徨、怅然若失。



中岛无力的叹了口气,伸出手接住伞外的雨滴,雨滴落在手心里,冰冰凉凉的,中岛打了个哆嗦,想到附近找一件旅店先住一晚。



寻觅之时,突然看见前方不远处的公园里,有一棵树。



中岛绝对不会记错的。



“那棵树有上百年的历史,为人遮风挡雨,它的根已经深深地扎到地下,吮吸着土壤的营养,他已经对这片土地有了感情,所以我们要善待它,这样它才可以继续为我们遮风挡雨。”



这是当年长濑阿姨对他们说过的话,中岛记得清清楚楚,夏天的时候他和山田经常在这棵老树下睡觉,没想到这棵树竟然幸免于灾难留了下来。



中岛快步走了过去,下雨的公园空无一人,中岛自己一人站在这里看起来竟然有了一些寂寥的意味。



老树的枝叶茂盛,树叶下的土地还是干的,中岛蹲下来,轻轻拂过手下的土壤,他的动作很轻,仿佛怕惊醒了过去的那段时光。



这里的土壤是松的,中岛皱了皱眉,难道有人在下面埋了些什么?



会不会是山田?中岛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也顾不得下雨,扔掉伞就开始用手挖了起来。



没挖多久,中岛就碰到了一个有棱角的东西,抚开了上面的土,是一个盒子。



中岛把它打开,发现里面除了一本日记本之外没有别的东西了。




中岛知道,这一定是山田留下的,可此刻,他竟然没有力气伸出手把它拿出来。



中岛看起来很狼狈的把盒子收进大衣里,等到了旅店,他才有勇气把日记本拿出来。



如果其他认识中岛的人看到中岛这幅模样一定会大吃一惊,NY公司的总裁何时露出过这副姿态,这种脆弱的、小心翼翼的表情从未出现在中岛的脸上。



如果你仔细观察,此刻中岛翻开本子的手竟然是颤抖的。




日记的第一页,山田清秀的字体跃然在纸上,这本日记的记录是从山田进入NY公司当训练生的时候开始的,看得出来,山田很喜欢写日记,连每天学了几首舞都记得清清楚楚。




中岛看着山田每天的记录,仿佛穿过了几年的时光陪他经历了这些事,他也明白了山田为什么明明有实力,却一直不温不火的,主要是身后没有靠山。




日记记录了他曾经多次被各大金主伸出橄榄枝,可他却坚决不同意,得罪了很多人,资源少,再怎么有实力终究是会被埋没的。



中岛突然想起自己当初向山田提出包养他的时候,山田又该是多么难过呢?



再往后翻了两页,中岛就知道答案了。



‘今天很开心,在拍摄的时候通过美嘉得知了新来的总裁叫中岛裕翔!不知道是不是Yutti呢……’


‘好想他啊’


‘Yutti,我一直在找你,你是不是也在找我呢?’


‘今天天气真好,工作也很顺利,最最重要的是,那位新来的总裁约我吃饭了!他一定认出我来了!他一定就是傻Yutti!明天就能见面了,感觉有些激动呢!’




中岛看着日记本上龙飞凤舞的的字体,他能想象当时山田是怀着怎样的心情写下这篇文字的,他甚至能想象到山田雀跃的双眼和翘起的嘴角。



他一定是很开心的……中岛仿佛从字里行间感受到了山田的心情,嘴角也翘了起来,可笑意还未到达眼底,他想起自己之后带给山田的伤害,他突然不敢翻开下一页了。



中岛的手在颤抖。



似乎下了很大决心,中岛终于翻开了那一页。



‘201X年X月X日,天气:雨
见到了Yutti,很开心,他变得很成熟,长得也越来越帅了,可是,他没有认出我。
他竟然能没有认出我,不想再理他了!
我真的好喜欢他啊。
还是不要告诉他真相吧,不然他会疯掉的吧,那个笨Yutti,又该哭鼻子了吧。
可是,他为什么没有认出我呢……他怎么能呢?’


‘放弃吧山田凉介,你早就不是当年的查介了。’


‘又被误会了。’


‘原来他最喜欢吃的还是马肉刺身。’


‘他找到了查介。那是假的啊笨Yutti!’


‘是时候该走了。’


‘再见了,陪伴我这么久的日记君。’



中岛一页一页的翻阅着,每一个字甚至每一个标点符号他都看的仔仔细细。



“啪嗒”是眼泪落在纸张上的声响,中岛诧异的摸了摸眼眶,润湿了手指,自己竟然……哭了。



中岛痛苦的抱住头,任由眼泪顺着脸颊滑下,他现在无暇顾及自己的尊严,他怎么能把他的查介伤的这么深呢?



他在用他的泪水忏悔。



这个高大的男人如今沧桑的像是一棵老树,缩在这个简陋而破旧的小旅馆中,抱着头发出无声的呐喊。



回应他的只是泪滴落在地板上的声音,一点一滴的诉说着他的痛苦。







山田今天起了个大早,把窗帘拉开,洒了满屋的金黄,感受着阳光透过窗户照在脸上的感觉,山田舒服的眯起了眼睛。


今天的天气真好,山田把自己收拾好,怀揣着愉悦的的心情走出了家门。



今天是和甜品店老板约定好的日期,他可不能迟到了,毕竟那家店铺他自己是很喜欢的,想到终于能完成自己一直以来的梦想了,山田的脚步都轻快了一些。



终于赶到了街角的甜品店,山田推开门,上面的风铃发出清脆的响声,果然那个比自己矮一些的小男孩快步走了过来,笑着对他说:“你来啦?老板在楼上等了。”


山田看了眼手表,确定自己没有迟到后松了口气,跟着知念上了楼梯。



转弯处是个小包间,知念告诉他老板就在里面,然后就下楼了,山田点头,推开了包间的门。



“很抱歉,您等很久了吧?”尽管自己并没有迟到,山田还是开口道了歉。




然而山田的话音刚落,才看清屋内的是一个男人,奇怪,明明之前还说老板是一名女性的。



坐在那里低头摆弄手机的男人听到背后的声音,转过了身,两人视线对上的一刹那,似乎都被对方给吓到了。




“雄也?!”

“凉介?!”








爱你们!!!
么么哒!!!

评论(39)

热度(54)